镇江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机械厂家

空灵之美建筑艺术的最高境界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07日    点击:[2]人次

空灵之美 | 建筑艺术的最高境界

空灵之美 | 建筑艺术的最高境界

导言 空灵是道家哲学重的一种境界,是指人或思想灵活而不可捉摸,空静而带有灵动的气息。

冰心的《寄小读者》中有言:“有时半夜醒来,万籁俱绝,皓月中天,翛然四顾,觉得心中一片空灵。

在中国,空灵是生命情调的诗化,表现在意境里,便是一种空灵之美。空灵表现了非常美丽的境界,给人一种琢磨不透的感觉,指的是一种虚无缥缈的意境。

而空灵在在建筑设计中,空灵不仅仅指的是建筑空间的意境,更多的时候是表达建筑的崇高气节,代表着建筑设计的最高境界。下面来看看这些建筑大师是如何表达空灵的建筑艺术魅力的。

彼得·卒姆托(瑞士)

生于瑞士钟表圣地巴塞尔的彼得·卒姆托,小时候层做个木匠,纽约普拉特学院进修,从而成为了一名建筑师,2009年获得普利兹克奖,其代表作是瓦尔斯温泉。

他的每个建筑都会对基地有详细的考究与计划,因地制宜,根据不同的环境运用元素,利用材料、空间等调节自然光的感觉。

The Therme Vals

瓦尔斯温泉之所以成为全球最具有代表性的建筑作品之一,与彼得·卒姆托独特的建筑理念分不开,该建筑与地貌相结合,简洁的建筑外观,灰色的天然大理石肌理,独特的自然采光方式,为的就是表达建筑的悠远与宁静,富有大自然的韵律,空灵淡然而生。

Steilneset Memorial

马里奥·博塔(瑞士)

马里奥·博塔瑞士当代著名的建筑师,来自于瑞士著名的建筑圣地提挈诺,在提挈诺,大约有10%的人从事建筑行业。

马里奥·博塔富有韵律的后现代主义建筑风格是其独特的标志,善于运用几何线条与自然光线的他经常在建筑设计中巧妙地利用自然光影塑造空间,构成令人震撼的视觉感受,在他眼中,建筑就是凝固的艺术。

Chapel on Monte Tamaro

Church of San Giovanni Battista

安藤忠雄(日本)

日本著名的建筑师,1995年普利兹克奖得主,从未受过正规高等教育,自学成才,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当代建筑师之一。

安藤忠雄崇拜自然,而他作品中所追求的“自然”并非原始的自然,而是人所安排过的一种无序的自然或从自然中概括而来的有序的自然。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抽象化的自然光,简练的几何构造,朴素的材质。

Church on the Water

隈研吾(日本)

日本著名建筑师隈研吾在中国享有极高的声誉,长城脚下的公社·竹屋是其在中国的代表作。

Great Bamboo Wall(长城脚下的公社)

隈研吾认为,竹子是中国的符号和象征,在世界任何地方看到竹子,人们就会想到中国,在长城边上建这样一座建筑是很有意义的,长城又是农业文明和牧业文明的分水岭,为了避免两个文明的冲突所以建立起了长城;现在世界面临的问题是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冲突,东西方只有联起手恢复信任,消除敌意,世界才能和平,才能向前发展。

yusuhara wooden bridge museum

李晓东(中国)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李晓东秉承建筑师的责任是寻找并创造人类物质环境的最高次序。每一个作品都是唯一的,它必须是美学质量,构造次序,精准的细节与功能的完美与独特结合。

李晓东的设计策略始于对项目内容及基地的准确分析与把握,寻找并把握那些发挥灵魂性的作用场地条件。

设计概念则依据当地的文化背景和气候环境产生,籍此以抓住地段独有的“场所精神”。设计旨在追寻空间序列和光给人带来的深层次的安宁与和谐。

The Water House(淼庐)

淼庐是一个私人会所,座落在云南丽江郊外,雪山脚下,房子在山坡之上,坐山拥水而建。建筑的坡屋顶与山势相和,中有水院,外有水池环绕,三块水面像盘子一样将建筑托起,和四面的山景一齐,从内到外为建筑创造了全角度的视野。

在建构语言上,李晓东一直在避免刻意使用地域符号。从玉湖完小到之前建成的福建桥上书屋,他都试图采用适当的當代语汇解释经典空间。淼庐平整的坡屋面,大面积玻璃,钢柱,这些现代材料及其简洁的用法使人感觉到放松、自在,同时开阔的房间,平直的水面,均匀如纱的百叶构建了一种大气的空间尺度。

Liyuan Library(篱苑书屋)

篱苑书屋的基地所在位于北京市郊怀柔区雁栖镇交界河村智慧谷。交界河村是一个约有六七十家农户,村民三百余人的村落,盛产核桃、栗子、梨等。此处山清水秀,风景如画,周边与慕田峪长城、箭扣长城、神堂峪自然风景区等旅游胜地相邻。

交界河村是个仅有一条盘山公路能够通达的小山村。在村庄深处的智慧谷,“篱苑书屋”是唯一的人造建筑。基地背山面水,景色清幽,一派自然的松散;篱苑书屋就坐落在这样一个自然清净的山谷之中。

设计构思旨在与自然相配合,让人造的物质环境,将大自然清散的景气凝聚成为一个有灵性的气场,营造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天人合一的清境。场地前的水面,水边栈道、卵石平展的铺排以及篱笆 (取自漫山遍野的劈柴混) 围合的空间,让书屋本身与自然环境结合成浑然的一体。场景中,既遮阳又透光,同时展现出强烈的地域特性,书屋也因此取名“篱苑”。

走进书屋,书的排布随意而易取,读者可以任意随手抽取自己感兴趣的书,任意就近找到一个舒服的座位静心阅读。阳光透过夹在立面及屋顶玻璃当中的柴火棍将窸窣的影子投射到室内的空间,明亮而温和,微煦和风在室外将室内的影子吹动得婀娜婆娑。

真维斯淘宝旗舰店

中国电子商务网

弄子里